封頁 簡體中文 English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 頁 本所簡介銘生動態律師風采專業領域銘生研究法治新聞法律法規成功案例招賢納士在線交流
 
云南爆發首起涉拆遷群體性事件 堵路踩踏公安局長

瀏覽次數:4896 編輯:zjmslaw 發布于:2011/4/8    
導讀:27日凌晨2時許,云南昭通市綏江縣副縣長、公安局長高發興身著便衣,高舉一大喇叭朝縣城“進城路口”上聚集的數百人喊話:“我是公安局長高發興,你們堵路是違法的,要立即離開,不準堵在這里?!?約30分鐘后,高發興被現場的人群圍起。短暫的肢體接觸后,高發興趴倒在地,一只只腳在他身上踩過...

  這是公安部發布關于公安民警參與征地拆遷等非警務活動的禁令之后,已知的全國第一起涉及征地拆遷的群體性事件。

點擊看大圖

  3月25日11時至29日近17時,云南綏江部分村民因不滿征地拆遷安置政策,采取聚集縣政府、堵路等極端方式反映訴求,共持續了102個小時。綏江縣政府稱,堵路民眾最多時達2000余人。

  而今年3月,公安部剛剛下發了《2011年公安機關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嚴禁公安民警參與征地拆遷等非警務活動。

  5天的時間,局勢有逐步升級的態勢:第一天個別村民與施工單位工作人員發生肢體沖突,第二天個別民警被推倒后遭踩踏,第三天,甚至該縣公安局長也被圍堵和踩踏,第四天官方宣稱將“強制清場”,第五天400余名特警、武警與民兵包圍堵路點。

  不過這次,警方沒有手持警棍警盾直接強力清場,勸離和拆除路障都是由其他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展開的,綏江縣委書記盧云峰說,嚴格遵守了公安部的《意見》。

  27日凌晨2時許,云南昭通市綏江縣副縣長、公安局長高發興身著便衣,高舉一大喇叭朝縣城“進城路口”上聚集的數百人喊話:“我是公安局長高發興,你們堵路是違法的,要立即離開,不準堵在這里?!?/P>

  約30分鐘后,高發興被現場的人群圍起。短暫的肢體接觸后,高發興趴倒在地,一只只腳在他身上踩過,后在便衣民警的趁亂幫助下,才得以逃離人群。

  堵路的人群是綏江縣的(向家壩水電站)庫區移民。3月25日,因不滿征地拆遷補償政策,部分村民陸續抵達綏江縣人民政府反映訴求。移民認為征地補償金過低、補償方式不合理。例如,水田只有22600元/畝,安置補助費為13560元/畝;選擇逐年補償安置方式的(統籌人均30720元),每月只發160元(數額略大于銀行的存款利息)。之后,部分村民對政府的解答不滿意,便“駐守”在多條縣城干道,并封鎖了庫區施工的通行道路,一直持續到29日16時30分。

  28日,綏江縣政府公告稱:“個別不法分子利用上訪群眾的訴求之機,制造事端,阻斷交通,并圍堵、毆打工作人員?!弊蛉?,綏江縣長楊淞稱:“17名公安干警與多名工作人員被打傷?!?/P>

  綏江縣是云南省第一移民大縣,修建向家壩水電站移民任務最重,總移民人口近6萬,占全庫區的45.5%、云南的90%,占全縣總人口的1/3強。

點擊看大圖

熱點詳述.jpg

  【第一天】

  只有交警疏導交通

  未見全副武裝的警察

  事情最初發生在3月25日上午11時許。10余名村民稱,這一天,是政府限定的“簽約截止日”。移民王國強說,政府告知3月25日之前不簽征地拆遷協議的,將視為自動放棄。

  因不滿征地拆遷政策,部分村民拒絕在協議上簽字,并陸續來到綏江縣人民政府反映訴求。

  村民何艷麗說,聚集的民眾高峰時超過了7000人。綏江縣政府認為沒有那么多,高峰時有2000余人。

  綏江縣公告稱,高度重視并認真接待了反映訴求的群眾。然而,一些村民抱怨,政府工作人員只是敷衍了事。于是,他們就封堵了縣城的一些道路,想借此引起政府的重視。

  25日中午12時40分許,一起意外沖突令局勢驟然惡化。村民毛祥說,云南建工集團(施工單位)的一輛越野車強行沖撞村民“把守”的路口,撞傷了多名村民并口出狂言。

  “我親耳聽見的,車內的那名(云南建工)老總撞人后說‘公司有錢,撞死幾十個也賠得起’?!幣潑裰烊鳶菜?,這一舉動激怒了村民們。

  25日13時許,村民們與一名現場拍攝錄像的云南建工集團工作人員發生肢體沖突后,將其圍困在一輛轎車內。

  一個雙方都認可的事實是,該名男子35個小時后才逃離了圍困。只是政府與村民的表述不同:政府說是“被解救”出來的,而村民說是被警方偷著放走的。

  以往的一些群體性事件,地方政府為了避免事態擴大化,會選擇在第一時間出動公安民警手持警械進行“維穩”。而凌云等移民回憶,25日,街上只見到了幾名疏導交通與維持秩序的交警,并沒有看到呼嘯而來的警車與全副武裝的警察。

  就此,綏江縣委書記盧云峰告訴早報記者,綏江嚴格遵守了公安部的《意見》,首要的工作思路是:慎用公安民警暴力清場,主張多溝通,進行解答并派出工作組深入村民家中主動宣傳和解釋政策。

  【第二天】

  數十警察與“迷彩服”

  規避與村民沖突

  據堵守路口的村民們說,26日凌晨0時30分許,多名民警到來,隨后還來了一輛120救護車,“民警是來‘解救’那名被圍困的‘云南建工’,醫護人員將車廂內的‘云南建工’轉移到了120車內,輸上了藥液?!?/P>

  多人回憶,當時“云南建工”因缺少進食與緊張害怕,已經虛脫了,“需要掛鹽水”。但民警依舊并沒能說服圍堵的村民放了這名“撞傷村民的仇人同黨”。

  在事件發生16個小時后,也就是26日3時10分許,村民們第一次看到了成批的公安民警。凌云等村民說,七八十名身穿警服、迷彩服的人員趁夜趕來,與村民發生了肢體沖突,多名移民受傷,“其中一王姓小伙是被摁倒在地打的,一條胳膊與一條腿都骨折了?!?/P>

  多名村民堅稱,公安人員還抓走了2名村民,但不久后因“懾于移民的壓力,怕引起沖突,把抓走的2人又給放回來了”。

  而綏江縣委常委、宣傳部長陳祥說,公安民警26日凌晨只是去維持秩序,“對少數涉嫌違法人員進行了傳喚,并非強制清場?!?/P>

  一個確定的事實是:雙方并沒有釀成大規模的沖突,大部分民警與“迷彩服”選擇了離去,村民依舊蹲守在路口,“云南建工”的工作人員也沒能借機“逃離”圍困。

  在此前的一些群體性事件中,警方在調集大批警力趕往事發現場后,經?;崍⒓床扇∏恐剖侄謂星宄?。但綏江縣七八十名民警與“迷彩服”卻顯得“不夠果斷”,反而在刻意“規避”與移民發生大規模沖突。就此,陳祥說,綏江縣早就明確“不會為了迅速平息事件而隨意抓人”。

  不過,村民們并未停止聲討。26日上午9時,越聚越多的村民開始譴責警察與“迷彩服”打人的行徑。兩名距離傷員最近的民警遭移民包圍,被要求將傷員背到2公里外的綏江縣人民政府“討說法”。

  村民并沒有離開縣政府。隨后,綏江縣縣長楊淞與昭通市移民局、三峽公司、中南設計院等部門的負責人相繼與移民進行了再次會談。但村民們說:“他們的解釋移民同樣不滿意?!?/P>

  【第三天】

  公安局長被打傷

  未采取大規模抓捕行動

  27日凌晨2時許,高發興拿著大喇叭、帶領七八名便衣警察來到了村民聚集區,前來“營救”被困在120車上的3人(云南建工的工作人員與兩名政府人員)。一些村民稱,高發興在正面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便衣”們趁亂接近了120救護車,打開車門將里面的人“救”走了。發現這一情況后,部分村民情緒激動,圍住了高發興,不久,他“被憤怒的群眾打倒”,“被人群給踩了”。

  綏江縣委宣傳部副部長趙崇燕說,高發興是被移民“用拳腳打傷的”。昨晚,縣長楊淞告訴早報記者,高發興傷勢較重仍在住院治療,“傷到了下身”。

  此前,警方高層遭遇毆打,往往會引發警方更具效力的強制行動。不過,高發興被打事件發生后,綏江警方保持了相對克制,沒有出動大批警員進行“營救”,事后也沒有對涉案移民采取大規模抓捕行動。

  6個小時后(27日8時),縣委書記盧云峰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各單位負責人在移民工作中“嚴禁工作方法簡單,工作態度粗暴,平穩處理移民訴求,促進盡早化解這場?;?。

  【第四天】

  宣稱將“強制清場”

  但并沒實施

  村民將120救護車作為“戰利品”擺在了“聚集點”附近向外人展示,車身涂上了“(政府)不管移民”等口號,四個輪胎被放氣后已癟。但在白天,沒有警車也不見身穿制服的民警。

  28日晚,綏江縣電視臺一套滾動播出了綏政公(2011)1號公告與縣長楊淞的電視講話。公告稱:“個別不法分子利用上訪群眾反映訴求之機,制造事端,阻斷交通,圍堵、毆打工作人員?!?/P>

  楊淞在講話中指出:堵路的舉動嚴重擾亂了公共秩序,要求立即停止非法行為,撤離現場,撤掉路障。

  21時許,一輛寫有“司法局”字樣的車駛來,有政府工作人員帶著擴音器向堵路的移民喊話,要求移民在24時前離開現場,否則,“政府將強制清場”。

  村民王英說,他們原以為會遭遇以往新聞報道式的遭遇:公安民警突襲。然而,他們堅守了一晚,也沒有遭遇強制清場。

  【第五天】

  警方攔住圍觀群眾

  政府機關人員清場

  29日上午,堵路點風平浪靜。但下午1時,七八輛警車開來,有人通過車頂的擴音器喊話:再不撤離,將強制清場。

  村民們沒有離去。1小時后,400余名成隊的特警、武警與民兵在一輛裝甲車開道之下,排著隊、喊著口號趕來,設外、中、內三道防線包圍了堵路點,并沿街排開,攔住了圍觀群眾。

  與以往群體性事件中的強制清場不同。這次,公安民警們沒有手持警棍驅趕群眾直接進行清場,而是交給了非暴力機關的其他政府部門工作人員。

  公安民警隊形排列完畢后,數百名身著便裝,脖掛“工作證”牌子的政府工作人員來到了堵路點,開始了勸離工作。其中,女性工作人員圍住了女移民(比例達10:1),而男性工作人員開始動手拆除路障。

  這期間,雖有移民抗議,但并沒有發生肢體沖突。一些年紀較長的女性被陸續“攙走”,男性也陸續離開。

  一陣灰塵后,政府工作人員清理完了路障。不久,政府宣布:進城路口的路障已被清理,阻斷102小時的交通恢復了正常。

  昨晚,昭通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朝德說,昭通市公安機關嚴格遵守公安部下發的《意見》,沒有濫用警力,公安民警只是去現場“震懾不法分子”,并及時預防清場過程中的意外,“沒有一名公安民警(直接)參與清場”。

  不過,依舊有移民抱怨:“公安民警沒有親自強制清場,但他們站在那里,就是為了威脅我們?!逼涫?,早在26日,就有移民們傳“政府已經調集了400多名警力來對付我們”。但大批公安民警直到29日下午才出現。

  就此,綏江縣的一些政府負責人告訴早報記者,大批公安民警確實早已調入了綏江,“但一直沒有用”。而坐鎮指揮的張朝德說當時的工作思想很明確:人民內部矛盾,盡量避免把公安民警推向第一線。最終,綏江“非正常性群訪事件”并沒演變成大規模肢體沖突。

  昨日,綏江縣公安局發布通告:敦促涉嫌違法犯罪人員投案自首。陳祥說,公安機關并沒有為了快速平息非正常性群訪事件而抓人,“但在取證后會對不法分子進行調查”。(大江網)

 
信息搜索
 
 
聯系我們
電話: 0574-87065826 0574-87065828
傳真: 0574-87065828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地址: 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寧波市公安局南側,原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北側50米)
網址: //www.mpueoe.com.cn
 
友情連接
銘生專業網:
法律法規:
新聞媒體:
公檢司法:
其他連接:
   
版權所有 浙江銘生律師事務所    北京11选5任选三开奖
聯系電話:0574-87065826、傳真0574-87065828 地址:寧波市鄞州區百丈東路787號包商大廈17樓1702-1705室
© COPYRIGHT 2008 - 2021 //www.mpueoe.com.cn all right reserves